手機鬧鐘響了,我把它按掉。十五分鐘後「對的人」再次把我吵醒,看來前一天為了以防萬一特別找大為在今早把我挖醒是正確的決定,否則要是主辦人在班遊集合遲到可就要丟咱們成大幫的臉了。

  感謝翊翔媽媽好心地順便載大為跟我還有前一天特地從東港來住我家的致穎到火車後站集合,讓我在寒流來襲的清晨絲毫沒有感受到任何寒意,雖然也可能是我穿了太多的衣服。

  和大為走進火車後站的seven買早餐,然後我只是把上次花了30元夾到的養樂多放進seven的飲料冷藏架上就被大為罵是智障,這是今天早晨也是往後三天,我第一個聽到的智障,不過沒什麼好在意的,畢竟很多事情都會慢慢習慣,況且跟在車站外面才剛到就被譙的亂七八糟的王法師智弘比起來,這聲智障更讓人覺得微不足道。

  走出火車站,不難想像的,智弘依舊在和大家互譙。智弘很偉大,儘管他這輩子收到的髒話可能跟他吃過的米差不多多了,但無論週遭的人們如何攻擊,套一句大為在王法師智弘傳中說過的,智弘總是能帶著更令人想要扁他的笑容回頭看著你。如果天生我材必有用是真的的話,我想智弘的特殊能力就是讓大家釋放壓力吧,有時候我真會懷疑說不定他是天使的化身。

↑智弘

  另一個一出現就引起騷動的大人物是皓呆,拿著新相機的大為甚至一看到皓呆就興奮地拍下皓呆腳踏在火車站的照片以紀念他終於走出家門。 ↓皓呆 的腳

昨天返校分享時,我們班交大出席率50%,缺席率50%,佔了一半缺席率的皓呆就是因為不想出門才讓聽說是電腦壞掉的HEBE一個人很孤單地來跟學弟分享交大的校園宿舍、宿網、床鋪上的桌子還有全家便利超商等等,而HEBE也因為昨天有出現過所以今天登場時並沒有造成什麼騷動。前天的同學會,高三英文老師胖胖瑛認為上了大學從光頭進化成有髮等級的HEBE真有變帥,但當「是因為遮住臉的範圍變大了的關係嗎」這個問題被提出來時,大家卻只是有默契地微笑。身為好同學幫助同學變的更有型是天經地義的事,所以我也親自動手幫HEBE搞了個超帥的造型,這年頭講究有圖有真相,下面那張的HEBE好不好看相信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帥氣HEBE

  大家陸陸續續地出現,不想走太多路的皓呆要從前站過來的ㄚ胖幫他帶一份麥當當的早餐。時間逼近發車的七點半,總人數二十一人的我們現在還缺兩個,一個是準備在台南新營上車的尚諭,沒出現理所當然,那另一個是…?? 點了一點,原來少的是前一天胸有成竹地說今天一定會有人遲到的郭柏。本來說是搭火車大約在七點半左右會剛好到車站,但當七點半過了十分鐘以後大家開始揣測種種可能性,「台鐵誤點啦」有人猜,「該不會跑去雄中集合了吧」也有人說,「說不定在前站」又有人說,更有人開了不太實際的玩笑:「哈應該不會那麼白痴睡過頭了吧」,因為郭柏的手機一直不通,所以不論真相到底是什麼,也只能打到他們家問問了。儀峰打過去的,然後掛掉電話以後他轉述了郭媽媽的話:「我去看看柏宏起床了沒。」這個結論讓大家開始構思等會郭柏上車要怎麼譙他,也讓我差點就接受了皓呆在確定郭柏已經繳錢而要求可以直接開車的建議。不過這畢竟是歡樂的班遊,有人犧牲總是不太好,所以最後我們還是在第一天的行程多加了一筆「鳳山火車站」,姨丈要郭柏搭火車到那直接跟我們會合,相向前進會比較快。

  終於開車了,這次的人數跟高一第一次班遊差不多,所以有些人也就很理所當然地將自己旁邊的座位讓給行李坐,總之座位以經濟學的講法來說就是供過於求。班遊的三天,智弘的座位一直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即使在這剛上車的時刻也不例外。當有人問「王智弘勒??」之後,每個人才開始緊張地檢視坐在自己身邊的人,而最後竟然沒有聽到任何一句髒話,這是很不尋常的事!! 難不成智弘沒上車?! 這也不可能呀,整車檢視一遍以後才發現智弘已經自己一個人默默坐在空蕩蕩的後車廂,這真的是未雨綢繆呀,雖然這舉動又讓大家笑了很久,我更加深信我找智弘來班遊是正確的!! 有智弘的地方就有歡笑,這是高三讀了一年我得到的結論。

  到了鳳山車站,郭柏上車。大家搬出預想好的台詞開始笑他,而我則是在喊了幾句「真弱欸什麼大學的阿」之類的話以後才想到他跟我在同一個校區。顛覆平常一上車就唱歌的傳統,這次我們先看了未來的大導閎凱推薦的片子,「大快人心」。其實閎凱在前一天返校打羽球的時候就跟我提過要帶來這玩意兒,拍片導演主修哲學、心理、戲劇等,專長簡直就跟那天健銘寫在黑板上唬濫學弟的頭銜一樣多。當時聽起來好像很好看的樣子,所以在片子剛開始其實頗期待,但看到後來實在是有點不耐煩就睡著了,誰叫電影的畫面動不動就要定在一個點,好幾次害我誤以為姨丈偷按了暫停。不過應該是因為我太庸俗了吧,畢竟我在看「最遙遠的距離」的時候也睡著了,有些藝術手法可能非專業人士還是沒法領會,而且女主角不正,畫面又不血腥,讓人沒勁,閎凱跟我說的那種顫慄的恐懼也沒啥感覺,倒是一開始很吵鬧的音樂讓我認同閎凱說看了會不舒服一說。

  從健銘起了到後排戴耳機自己開心地唱歌的先例之後,連上周公online還有帶著「龍虎豹」坐到智弘後車廂的人數越來越多,然後Funny Game終於結束了。可能是因為大學以後不太常動口說話,皓呆講話變的很扼要,他說:「搭遊覽車就該看些不用大腦的電影」。於是從美國派6、辛普森家族還有一部在被發現是歌舞劇就立刻遭到淘汰而且我也忘記名字的片子中,美國派獲選為第二部車上電影,但又因為實在太沒劇情,所以我又睡著了。

  醒來已經到奮起湖,窗外都是霧,我們下車準備吃午餐。吃鐵盒裝很有原產地味的奮起湖鐵路便當,HEBE還拿出很小的牌來發,但那局橋牌在我和翊翔各喊了一次mid down之後就再也沒下文了,直到班遊的最後一天還是連王都沒喊完。吃飽姨丈要帶我們逛古味十足的老街,一路上皓呆還在分析剛剛吃的便當和全家的奮起湖便當口味與配菜之間的差異,最後得到的結論是剛剛的店可能就是去全家買了便當回來加一片肉再用一份一百賣,然後其實從來就沒有奮起湖便當;否則的話就是全家便當做的太唯妙唯肖跟原產幾乎一樣。

  老街入口到了。以前據說是最繁華的地方,現在戶戶緊閉像是荒廢了,還有間看起來不吉利的當舖害我一直不敢靠近。路旁牆上不時出現的「反共抗俄」或是「光復神州」之類的標語,聽說是後來為了拍電影才補上去的,但也讓人挺有置身五六零年代的錯覺。

↑不吉利= =

  走過一間像是史蹟館的建築,不知怎地大家就像被下咒一樣一個個走進去,還乖乖地坐下看很像遊覽車上才會出現的鄉土味MV,而且我看了很久才發現MV的主角竟然就是站在我們後面一直碎碎念很像是館長的中年大叔!! 那個大叔叫謝國源,似乎是在演藝圈打滾過的樣子,有興趣的人可以到雅虎搜尋查詢他看看。後來他還自彈自唱一些自己寫的歌給我們聽,大家也都很給面子的聽完拍手,唱完之後他又推銷一些說是所剩不多的藥膏,還很好心地在兩百的原價之下開給我們學生價的一百五,有些人買了,真的是十分給面子。他唱的那曲「阿爸的畚箕湖」因為被大為錄下來後還偷傳給我,現在變成我手機裡的影片檔之一,不過也因此讓我開始對這首歌有些琅琅上口,雖然會的就只有那一句副歌。

↑吉他大叔

  後來走進一條像是古代商店街的地方,我買了一杯愛玉、白喝了兩杯薑茶、白吃了一些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麼的玩意,然後我還看到某個架上擺滿了剛剛大叔推銷的芬多精藥膏,下面紙牌上寫著一百五。然後還看見很噁心的香菜冰淇淋春捲,真的是很詭異的組合,王智弘買了一個。

  離開老街後走了好一段森林棧道,到一個聽說很厲害的土地公廟拜拜,心誠則靈嘛,大家也就加減拜了拜,杜濫看起來很認真的樣子。之後沿著鐵道走,有個月台出現,再後來就有火車出現了,原來月台跟鐵軌都是真的。跟火車拍了幾張照,站上火車拍了幾張照,爬上火車拍了幾張照,走回一開始吃飯的地方,皓呆說要進去噓噓,噓完我們就上車出發了。

  在遊覽車上我想說讓王智弘一個人獨自坐後面實在不太妥,雖然他一直是個很能自得其樂的人,但要是跑到後車廂的總是拿著龍虎豹或是自己戴耳機唱歌的人們,他應該也會覺得頗無趣吧,於是善良如我也跑到後座陪他聊聊天。先試著友善地打開訐譙以外的話題,我問智弘知不知道奮起湖在哪,智弘就指了指山谷的一條河跟我說那就是,我說「屁啦那明明是河流」,智弘卻理直氣壯地說「那就是阿!!」,看他這麼肯定的樣子我也只好相信他,「可能是不太像湖的湖吧」我這麼想。

  姨丈說到了我們夜宿的櫻山飯店,我們下車不過都沒看見飯店。在原地不知所措了一會兒,突然有輛車出現把我們的行李通通載走,這時候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是在等那台行李車,原來飯店是在更上層,所以我們要用走的上去。上飯店的途中又吃了一些免錢的試吃品,皓呆說試吃完不要走最後一個就不會尷尬,不過其實他是多心了,因為老闆都跑去跟另外一車看起來比較好騙的大陸仔們寒喧,根本不鳥我們這群一看就知道是專門試吃的窮學生。

  飯店周圍比想像的還熱鬧多,除了有好多家餐廳、有鹽酥雞之外還有seven甚至還有星巴克!! 真是酷斃了,我還一直以為山上的飯店都鳥不生蛋呢。在通往更高處看起來像是木造火車站的階梯旁有個溫度計,我們抵達時是下午,溫度計顯示7度C。

  在火車站上看著日落雲海來消磨下午真是奢侈,每當品嚐這些絢麗的自然時,總會想問自己,這一生還有幾次機會能在同樣的地點再看見同樣的美景?? 可能很難有第二次吧,除非我搬到阿里山上來住。也許自然界的鬼斧神工真有感化人心的作用,和大為還有智弘一同欣賞著日落的時候,大家都友善的多,我們甚至還跟智弘拍了幾張照,不過不在我的相機裡。

  晚餐時,只有兩張大桌子,大家本能地都關心健銘的座位在哪桌,喔對了當然還有智弘的座位。最後智弘和健銘同桌,只有一半的人犧牲,我很幸運地坐在沒被犧牲的那桌,不過背後是健銘。上菜,有兩道菜有香菜,害我少吃了兩道菜,很幹。健銘很賤,偷夾香菜到我的碗裡,害我差點連飯都要報廢了。

  吃飽後皓呆要去遊覽車上拿片子,他們六人一房的308號裡面有兩台NB,真的很專業。順帶一提,和智弘同房的是我和大為,三人一房。在遊覽車外看著清澈的天空,星星很亮,難怪會有人想出星星點燈這種歌。回程的時候不小心讓一個暖暖包卡在遮雨棚上了,我還以為丟上去了它會滑下來,不過並沒有,害我又被沈大為罵一次智障。

  回飯店前經過seven,大為突然想到隔天是情人節,於是找走在旁邊的儀峰當他明天的女朋友,可是儀峰很任性的拒絕了。大為又突然想到他老爸把佩怡兒孩子的RO拖鞋丟在峇里島事件,就又順手打了個電話給聽說正在逛街的佩怡,順便抱怨被儀峰拒絕的鬱悶,這讓我想起大為老爸上次也把我寄放了結果忘記去拿的麻糬吃掉了。

  晚上就在308房看長江七號還有去310號房玩殺手跟血腥九九度過了。長江七號真的沒有前幾部好看我覺得;從隔壁棟宿舍跑來的伊蓮加入玩殺手,不過總玩不過第二輪,殺手不是太弱就是太雖小換牌後被誤打誤撞的指認到;血腥九九,就像董董說的,是泯滅人性的遊戲,其實我一直覺得它有點遊戲王的味道,四到五人無聊時最好打發時間,這遊戲也說明了不管一個人多強大還是打不過三人同盟,ㄚ胖最後得到了報應。閎凱從影展帶了很多台啤來班遊,讓人有點懷疑他的背包裡面該不會根本沒裝衣服。一直不喜歡喝台啤,不過血腥九九偶爾玩的抓狂會灌幾口,然後就這樣灌完了。

  因為隔天早上要看日出,不早些睡是不行的。十二點出頭就回房間睡覺了,王智弘這時候在大便,還毫不掩飾地大聲「噗」了幾聲,讓我和大為又有很理所當然的理由譙他五分鐘。

  本來說好我和大為睡一床讓智弘自己睡一張,結果大為大概是怕我又說夢話還怎樣跑去另一張床睡了,還說讓智弘自己二選一,超賤的!! 總之帶著不太安穩的心情我也漸漸入睡了,時間應該比在家還有在宿舍很多時候還早吧,班遊竟然反而能更早睡,真是不可思議呢,準備明天早上看日出囉。


《待續‧接 清新健康七班日出團─DAY2》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en7854
  • 禾斗 禾斗


    我等這一篇已經等很久了XD

    好像這次班遊遊記大家都免不了題到王智弘耶

    果然是天屎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丫元仔
  • 生日快樂^^......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ya8546
  • 天呀!天呀!四千多字= ㄦ=

    為什麼我有種待續要很久的預感...

    生日快樂。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楓零尋夢
  • 哈哈二月結束前盡量把他們打出來~



    生日快樂!!!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gary78123
  • 我發現老街跟土地公反了喔~~

    哈哈~~宅男~~~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