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第二天一早,情人節喔。前一晚我有把鬧鐘定四點半,不過我沒啥印象它有響。

  四點五十分大為把我吵醒之後,換打寢電去吵儀峰,這時候王智弘好像又在大便。儀峰很任性地說日出改明天了,但我們知道他一定是睡前酒喝太多了在說夢話,還是硬把他挖起來。

  整裝過後我們五個在飯店門口集合,等姨丈和其他人一起去看日出,智弘還順便買了飯店前早餐車的早餐。到了原先預定的五點半,結果還是只有308房的我們三人跟董董還有儀峰,這時候我不禁在心中感嘆:這年頭願意早起來看日出的人還真少哪,難道大家來阿里山班遊都只是為了睡覺嗎?? 但遲遲未出現的姨丈讓我很難不懷疑他是不是也睡過頭了,雖然吵醒他不太好意思,但我們再繼續等在1度C的寒風中也不是辦法,不得已只好撥了姨丈的手機。我問姨丈說不是要去看日出嗎,電話那頭姨丈頗具睡意的聲音卻講出了令人悚然的一句話:「今天沒有要去啦!! 改明天了。」

  坐在seven裡面吃早餐的我還是覺得我們就像智障一樣,不過董董安慰大家說只要當了智障以後就不用怕被別人罵智障了。然後原來儀峰是對的,但是他還是跟我們一樣變成了智障。另外我們還得知了前一晚,知道看日出改期的杜濫在我和大為睡了之後有來我們房借廁所,但王智弘很不友善不借他,所以他就沒有告訴我們改期的事情了。我只能說做人真的該友善一些,特別是同寢還有室友的時候。

  吃完早餐大家就各自回房睡覺了,在回到我們房間以後又譙了王智弘一會兒,董董很專業還有紀錄對話:
--

董:「為什麼王智弘跟大為睡一起呀?」
孟哲:「大為自己跑過去的,他說什麼要讓王智弘二選一,阿就隨便他呀。」
大為:「我早上起來的時候看到王智弘跟孟哲睡,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跑過去的。」
孟哲:「靠!是喔?我怎麼不知道。」

--

智弘:「我聽到火車的聲音耶,他們要走了。」
大為:「閉嘴啦!」
孟哲:「王智弘你很吵耶!」
大為:「我好像也有聽到火車的聲音耶。」

--

智弘:「沈大為你一肚子大便耶!」
大為:「昨天大完了啦」

--

突然安靜。
董:「你在期待甚麼?等王智弘開口?」
孟哲:「哪有呀?只是已經準備好了。」

--

智弘起身進廁所,出來。
孟哲:「王智弘你昨天大便很吵欸!」
智弘用它的臉看著我們。
大為:「王智弘你是不是在肛門裝擴音器呀?他昨天『噗』一聲超大聲的。」
董:「他沒詞了」
孟哲:「因為智障被用走了。」
董:「智障不怕人家罵智障,因為他是智障。」
孟哲:「我們像智障一樣!」
大為:「不要再相信孟哲姨丈了啦,被他騙好幾次了。我們寒假的時候都會做一些蠢事欸。」
孟哲:「超衰小的!之前墾丁列車上有人大便,空調又壞了然後車子又拋錨。真的有夠衰的!」

--

大為:「王智弘像暖暖包一樣越罵身體會越熱。」

--

大為:「可惡,我要把伊蓮叫醒!」
孟哲:「我已經傳簡訊給他了耶。」
大為:「你什麼時候傳的呀?」
孟哲:「剛剛呀。」
大為:「說什麼?說我們像智障一樣喔?」
孟哲:「對呀,像智障一樣,看不到日出。」

--

大為:「王智弘的智是不是跟智障的智一樣呀?」

--

大為:「不要再相信姨丈了啦!」
孟哲:「不要再相信他。」
大為:「不要再相信他,因為他在放屁。」

--
其實很多我都忘記了啦,不知道董董怎麼會記的那麼清楚= =

  後來智弘去看電視,我想要繼續補眠就睡了。到八點又被大為叫醒,聽說是準備開始今天的行程。

  說實在的,雖然身為這次阿里山班遊的主辦人,但如果問我我們三天的行程是什麼,我還真答不出來,反正我只知道要走很多很多很多的路。今天的行程也不例外,我們要去爬山!! seven店門口遇到伊蓮,智弘的小天使。他說他們也是早上去看日出,但除了一堆雲之外什麼都沒看到,辛苦早起卻什麼鳥都沒有,結論就是他跟我們一樣是智障XD 後來我們要準備出發了,伊蓮則說他們要回飯店睡覺,還很驕傲地跟我們說那就是行程之一,簡直就跟我們的墾丁遊沒兩樣嘛。

↑智弘的小天使

  車子開到一半突然停下,智弘下車了,從爬滿霧水的窗戶玻璃隱約可以看的見他的輪廓,他在幹啥我就不多說明了,不過他沒有洗手。

↑........

  爬山的地方叫塔塔加,感覺只是隨便取取沒什麼意義的名字。上坡爬了一會兒之後遇到一群看起來很專業的豋山人,小杜的「幹好熱」口罩還被討論了一番。然後進了一間介紹登山的建築避寒,再出來的時候天上正飄著小雨,但仔細觀察了一下雨滴落下的軌跡才發現事情並不單純,那是雪,是雪!! 很細很細的雪,一落下就融化,雖然跟北海道的漫天大雪完全不能比,但第一次看見台灣的雪還是很令人興奮。

  也不曉得爬了多久,身旁崖邊的雲氣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從高處沉降、排擠下方的雲、被排擠的雲重新升騰交替。走走停停打打鬧鬧,躺在偶會有車子高速開過的馬路上很爽,隨便找個理由譙一譙王智弘也很爽,打打鬧鬧走走停停,我們一路攻到自以為很高的地方,不過發現那才只是玉山登山口。

↑登山口
地形因素讓冷冽的風不斷灌進我們所在的這個口,ㄚ胖很勇的脫光光照相。後來晚上在飯店看到新聞報導也有個成大學長在合歡山上脫衣告白還是求婚之類的,不過結果好像是當好人了。

↑ㄚ胖超勇(右邊是姨丈的手)

  下山的時候因為我們不小心脫團了,最後走一條看不到盡頭的奇怪小徑下山,皓呆變成了豆豆龍,超可愛的。

  回到飯店處已經兩點,我們才吃午餐,又有香菜,很幹。邊吃我邊教董董更多世紀帝國的音效,自從董董大呼讚嘆「噓~賀」的村民生產音效之後,我就一直覺得教他很有成就感。吃完午餐又要開始下午的行程了,沒錯,還是走路XD 分成了賞櫻派跟賞神木派,因為賞櫻要走的路比較少,所以比較多人想賞櫻,可是姨丈比較想帶我們去看神木的樣子,而最後也真的去看神木了,反正我們後團就一直跟著前團走,前團又一直跟著姨丈走,這就是盲從了吧。

  雖然賞櫻感覺比較有氣質,但望著高聳入天的巨木卻又別有一番壯闊的震撼。入口處第一顆神木很粗很高很大,然後沿著棧道走一路上也都有年齡不等的神木,從數百年到一千多年,看到最老的是一千九百歲,我個人是覺得神木越老越強啦,所以對一些看起來比較弱小的神木瞄過去就算了懶的拍照,健銘似乎也是這樣想的,但我們這樣的行為卻被董說是差別待遇。

↑比較強的神木

  走了好一段時間終於逛完神木群。我只能說神木們真的很可憐也很了不起,竟然要一動也不動地挺立在同一個地方這麼久,生活很無趣偶爾還要被白目遊客剝皮,不過可能他們都跟智弘一樣很能自得其樂吧,快樂的樹木才有辦法活這麼久。

  回到飯店距離晚餐六點半還有兩小時左右,於是我打算先睡個午覺。智弘在房間翻東翻西到處在找他早上看完以後忘記放到哪的遙控器,我有幫他找床上,不過沒找到,後來大為說他一定是弄丟在很可笑的地方等找到的時候又要讓我們笑,我覺得有道理所以也就不想繼續找了。但才剛想要睡覺,放棄找遙控器的王智弘又跑來我床上亂,過程我就不冗述了,總之他最後包著棉被在兩張床之間跳來跳去,最後不小心掃到放在床頭櫃上沒喝完的飲料,打翻的飲料流到了大為的床單、智弘的綠色手機、大為的新相機,大為很不爽,智弘也很不爽,我笑到快抽筋。大為烙下幾句話後就離開房間了,不過我忘了他說什麼;智弘碎碎念了幾句坐到梳妝台前拿起吹風機烘乾手機,看來高一國文老師定緯的課對他影響良多;我則在有規律的吹風機噪音中,仗著早晨與下午登山所累積的的疲憊迅速入睡。

  醒來直接吃晚餐,又有香菜。餐桌上大家免不了要譙一下智弘,不過他這頓飯很安靜,後來才知道好像是因為他手機有點壞掉了心情不好,讓我為自己當時笑他笑那麼用力感到有些罪惡感,不過只有一些些。

  晚餐過後因為明天真的要看日出,所以要早些睡。儀峰來跟我們借大浴室,後來他洗了很久,原來是在快樂的泡浴缸,智弘前一天泡過的。大為提出的「時空重疊論」讓儀峰開始跟智弘糾纏不清。開著不能轉台的電視,閎凱翊翔ㄚ胖和我在大為跟智弘的床上玩血腥九九。伊蓮今天沒有來,大概是還在睡覺吧,不過我有打電話給他,而且只是隨便問問「要不要嫁給你的小天使」,竟然就被掛電話了,真是不友善的小天使呢。

  這天我很早睡,比指考結束以後的任何一天都早,11點07分,夢幻的時間。希望明天看的到日出,也希望明天真的是要看日出。


《待續‧接 清新健康七班日出團─DAY3》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a8546
  • 哇靠!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kissUinrain
  • 哇靠!!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davidv70
  • 都亂打,我明明對智泓很友善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楓零尋夢
  • 超不友善的!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