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了,才剛凌晨就又被大為打手機吵醒,跟大為一起睡的智弘也已經起床。其實我們都有點希望能在房間睡到八點,不過破曉前的夜空很給面子地相當晴朗,據董董說還有星星。

  今天應該是真正要看日出了吧,希望別像昨天起了個大早結果卻像智障一樣。準備離開飯店前智弘第四次要大便,我是說三天來第四次,不過大為也要用廁所。猜拳輸了的智弘只好到翊翔他們的310房借廁所,至於有沒有又被譙這種問題我想不太需要用到腦細胞來思考。

  穿戴上所有禦寒裝備以及在seven買完早餐後我們到第一天去過的木造車站集合。在火車站門口看到一個在吆喝叫賣口罩的人,喊的很辛苦不過好像沒什麼人理會他。大為幫大家一次買好票,共十四張,表示有七個人宅在飯店,拿了票的我們走進月台等車,火車沒一會兒就來了,走進車廂前又瞧見那個叫賣的人仍孜孜不倦地兜售沒人想買的口罩,「大概是買了月臺票吧」我想。

  其實上車之前就看得到山的另一頭已經濛濛亮,讓人不禁懷疑六點發車的火車到站以後我們大概只能看到早掛在天上的太陽。上車之後有人在補眠,有人在騙人,有人在玩手套,搖搖晃晃混雜著些許柴油味火車開著,約莫二十分鐘就到了看日出的祝山站,比想像中來的快。

  才走出車站我首先看到的又是口罩人!! 我不太確定地跟董確定了一下,發現是同一個人,這年頭錢真的很難賺。走上一個平台以後開始有兩派人馬在搶人,一邊是要我們就地看日出,另一邊則要我們繼續往上爬,老實說還真的有點莫名奇妙,看日出又沒錢給他們賺,搞的像補習班招生在搶學生不知道是怎樣,也許是業績壓力吧。

  總之我們班的人都很不安分地往高處走,「好像快日出了耶會不會來不及??」有人問,「那就跑阿!!」有人說,所以我們就開始奔跑了。跑爬坡真不是件輕鬆的事,才跑沒多久就感覺喘不過氣了,不過高處的觀景台也近在眼前。

  原來先前看到的濛濛亮距離日出還是有一段時間,有個拿著擴音器的導遊解說員在指導我們等會太陽出現要怎麼拍怎麼調相機之類的,不過我都聽不太懂所以也不怎麼鳥他。四周望了望,有雲海、閃光、結霜了的欄杆、上面被寫了「I love U」的結霜了的閃光欄杆,還有眾人矚目若隱若現呼之欲出的耀眼光球。

  剛剛提到的那位解說員跟雄豪一樣是個村長,他自己說的啦。不過他似乎以為我們是他帶的團員,還跟我們裝熟,指著我們大聲地跟其他人說:「這些熟面孔阿…巴拉巴拉」,然後又拿了好幾盤不知是什麼的玩意兒請大家吃。雖然裝熟的行為不甚好,但其實他滿熱心的啦這我不否認。

  太陽緩緩爬上山頭,終於願意露面了!! 可恨的是剛好在山頂上有一大團雲,村長事不關己地繼續向大家介紹一些山地特產和他的E-mail,並要我們晚點再看所謂的「二次日出」。雖然很無奈,但才剛出現沒多久的太陽也真的一下就沒入雲層了,我也只好重新找個好角度等會兒用攝影拍下日出過程。幾分鐘過去,太陽準備要衝出雲層了!! 曙光乍現的那一刻很令人驚豔,輻射狀的光芒穿透雲霧,直撲我們所在的觀景台,不過這樣的壯麗一下子就結束了,不一會它就變成了一顆每天早上都看的到的普通的太陽,沒什麼人想再多看第二眼。也許這就像是煙火的藝術吧,總要讓人意猶未盡才稱得上是完美的演出。

↑第一次的小日出


↑二次日出

  大家拍了幾張照以後就準備閃人了,從觀景台到車站,七點半的車我們有些搭不上的隱憂。還好最後幸運地趕上了,不過再也沒看見那位辛苦叫賣的口罩大嬸。

  九點才要開車,八點回到飯店的我們可以稍作休息。董董幫王智弘找到了遙控器,本來想繼續睡覺的我,不知道因為什麼事結果沒睡到,一直到九點跟大家一起退房離開飯店。

  車開了沒多久,在一片四周都是茶園的土地停下了。姨丈讓我們下車,他說這裡是很漂亮的頂湖,不過我倒是沒看見半點湖水。從車上下來之前我覺得外頭太陽很大,連坐在車子裡都微微感到暖意,下車想必會更熱,所以就沒帶外套了。結果下車走了一段路太陽被雲蓋起來後才覺得還是很冷,想回車上拿外套卻來不及了,還好我已經是智障,所以不怕被罵智障。

  姨丈消失了,我們就自己走,反正都只有直直一條路,我是說在碰到岔路前。我在路旁撿了根大竹子揮了揮,本來還想把它種在別的地方,可是大為說拿竹子亂耍會招來奇怪的東西,感覺很恐怖我就丟了。後來走了走,出現第一個岔路了!! 在之後還有好幾個岔路,不過我們都沒特別在意,反正就是跟著前團走,姨丈還是沒有出現。而且要是仔細算的話會發現此時我們總人數只有二十人,不過完全沒有人發現。

  走阿走,姨丈打電話來問我們在哪了。真是個好問題,我們在哪?? 我問了問身旁的人,閎凱給了我一個關於水泥路還是石板路之類的怪怪答案,就像在知識+常常看到一些鳥回答是最佳解答只因為那是唯一的回覆,這種時候我也只能給姨丈閎凱給我的答案,姨丈好像似懂非懂,他還告訴我們ㄚ胖跟他在一起。

  善良如我們的後團決定停下腳步等姨丈和ㄚ胖,其實是有點累了,前團繼續前進。等了很久還是沒人,我打電話問姨丈他們走到哪了,他只給我一個完全沒印象我們有走過的答案。後來我又打給前團的人們提醒他們要在十二點半前回遊覽車集合,不過連打了七個人,不是關機就是沒人接,使我們不由得開始揣測他們是不是展開大逃殺了還是遇到台灣黑熊之類的,再不然就是我們後團掉進世界的次元裂縫對外失聯了,因為姨丈和ㄚ胖遲遲沒有出現。

  最後決定我們先走回停車處,也跟姨丈他們說往回走,姨丈還一直問我有沒有看到坐在路邊帶著小孩的夫妻,這樣問說真的一直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 回到了第一個岔路,我們在等前團和姨丈他們歸團。這時候不知道怎麼開始的,大家就玩起了手機的音效,刮鬍刀、蚊子聲還有鄉土對白之類的,透過藍芽,手機裡有這些奇妙音效的人們也越來越多。

  終於等到姨丈ㄚ胖和前團歸來,我們上車準備去吃午餐。最後一頓午餐在一家看起來沒啥生意的飯店吃,應該很多人來這邊都只是吃飯吧。順帶一提,這次沒有香菜,爽。但這頓飯吃的異常安靜,儘管餐廳老闆一直自嗨念聽不懂的繞口令,我想他一定練了很久。吃飽以後小賴投了十元想看清秀女郎,健銘也投了,「幹!!」是每個人望向機器內之後唯一的交集。離開餐廳前喝了幾杯老闆泡的茶,老闆感覺起來真的很閒,然後和儀峰一起玩不用投錢就能有球滾出來的投籃機練合體技,不過在飯店小姐出來說要幫我們插電的時候大家都尷尬的離開了。

  在停車場大為把暖暖包丟給我,我丟回去,他又丟過來。後來不小心砸到了智弘,就變成躲避球了,或者說,很可怕的鬼抓人。上車後要把旅費交給姨丈才發現裝了六萬多的包包放在餐廳忘記帶走,趕快跑回去拿,好在一毛錢也沒少,用看起來破爛破爛的包包裝果然是對的,其實也不算太雖小。

  回程的時候在第一天就有經過的「天長地久橋」稍作停留,董董很害怕,因為有很多褲襪妹,而且有些還出現兩次。在天長橋上健銘、智弘、閎凱很北濫的一直在橋中間跳橋,雖然裝做一點都不害怕很鎮定,可是被董看出我過橋動作有些僵硬,其實那橋那麼高一直搖真的超可怕的= = 也難怪郭勳在從對岸走回來時被玩的尖叫連連。杜濫拍了張可以用來合成的照片,我是媽斗喔XD 上車前還陪杜濫一起拜了拜月老,杜濫表情跟第一天拜土地公一樣認真,不過沒有跪下不曉得算不算不夠誠意。

  最後一站是「吳鳳公園」,其實沒什麼好逛的。在草原上發現一個一層樓高的火金姑大石像,大家也莫名奇妙地就靠攏到牠腳下,以後要當刑警的警大健銘首當其衝要爬上去,不過失敗了;以後要爬電線桿的交大HEBE也在健銘之後敗下陣;最後每天都可以看正咩的中山小賴在差點把火金姑腳扯斷依然不屈不撓試了幾次之後竟然成功了,這證明了戀愛力量真是無窮大。

↑奮鬥的小賴

  距離集合時間還有不短的一段時間,大家不知道要幹麻,就坐在一個涼亭裡玩起了一些聯誼才在玩的團康遊戲,數到三的倍數和有三的數字要拍手,之類的,也有玩在雄友茶會被整的聯想遊戲,咸廷說他想殺人,後來智弘還變成大白鯊,兒時的回憶。另外我也是坐在這亭子時才知道奮起湖原來沒有湖,頂湖也沒有湖!! 我不平地找王智弘理論,他第一天竟然騙我說山谷下有奮起湖,結果是我被他罵笨。我覺得這真的很賤,明明就有個湖字了,為什麼還沒有湖?! 奮起應該是形容詞呀!! 這種被騙的感覺就很像是撕開紅燒牛肉的泡麵卻發現裡面根本沒有肉一樣幹。我回家之後也有跟我媽抱怨這件事,沒想到他竟然只是冷冷地回我說「長頸鹿美語也沒有長頸鹿呀你在想什麼」,我只能說多吃了幾十年飯的老媽見地果然不一樣。

  最後一路唱歌回到高雄,董唱了一首「倒退嚕」,獲得了媲美去年「星星點燈」的掌聲。喔,還有點豆豆龍,皓呆的新主題曲,不過他本人很害羞地躲到後座去坐。

  嘉義跟高雄真的不遠,天都還沒暗就看的見九如交流道了,代表著分別的交流道,對我來說。匆匆整理完行李跟姨丈道了謝,我們陽明學區的幾個人先下車了,其他人則要回第一天集合的後站。真的很快,短暫的三天班遊、短暫的七班週、短暫的寒假就這樣結束了,就像過去三年一樣地倏忽即逝。站在車來車往的路旁人行道,有種無可名狀的寂寞在擴散,車上的歌現在應該唱到任性儀峰點的「紅蜻蜓」了吧。其實沒有誰想分離,這種話已經想爛了,但在這樣的關頭總還是免不了要再重溫一次不願面對的不捨。


  有人說過,大學四年是人生最快樂的時光,我想光我認識的就有不少人,尤其是七班的渣們都不會太認同這句話。但這句話倒也不是沒有他的幾分道理,當我發現畢業了的我們更加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時光之後,我這樣認為。即便是大家揪個團在南台路上吃阿亮屋的小乾加辣、揪個團在累了還可以搜尋旁邊排球場有沒正咩的籃球半場打打球、揪個團一起燒錢夾娃娃玩投籃機、揪個團一起回學校找老師聊天玩他的狗,這些以前在平凡不過甚至不會幹的事情,現在做起來都加倍快樂,不是嗎,這些都是成長的代價哪。

  「我們都已經長大,好多夢正在飛…」我彷彿聽到了紅蜻蜓的歌詞在耳邊縈繞著。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en7854
  • 哇靠!!


    想不到你真的辦到了XD
    我很喜歡最後一段
    其實最後班遊回程時也讓我憂鬱很久
    還好過兩天又去台南看到你們了

    很多東西正在從我們身上逝去
    我會說那是青春
    到了現在才發現當時的我們不是真正成年
    等到經過了這段痛苦地洗鍊之後,我們才完成了自己的成年儀式

    沒有一個人真的想要長大
    但這是世界運作的機制,只能說,或許我們都不適合在學生時代認識
    而反過來講,也或許正式因為我們在這時認識了,才會有這樣精采濃厚的強烈感情
    21人的班遊,是個奇蹟
    我們造就了這樣的奇蹟,也就只能相信"一輩子"是一種可能吧

    七班啊七班......
    真不知道他在我的生命中成就了多少
    只能說,這會是一段越沉越美的回憶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楓零尋夢
  • 好多字=口=

    不過我真的覺得我們能湊到21人很厲害XDD

    下次衝九份吧=ˇ=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davidv70
  • 228有沒有人要去九分場勘??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悄悄話
  • gary78123
  • 要開始聯誼了嗎XDDDD

    開始揪團!!!!

    你不是下車了嗎?

    怎麼知道後來唱啥= =

    喔~~你有分身!!!!

    我也要很任性的開始寫了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楓零尋夢
  • >> ddv70

    228有聖功園遊會欸 下來啦!!


    >> 被即時通排擠的小妹妹

    那如果有要去場勘就找你當導遊了=ˇ=


    >> 陸宅宅

    我厲害呀當然知道!!

    你才有分身勒 柏安XD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ya8546
  • 你累了。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楓零尋夢
  • 累死了= =

    剛玩世紀被殺爆超雖小的

    噓~賀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manners
  • 我又要說我看完了

    今天是年輕孩子們的大露營耶

    你沒有衝阿?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楓零尋夢
  • 我衝了。





    而且現在是剛回來的意思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manners
  • 想必你今天一定沒上課吧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a7779285
  • 嘿嘿!
    我要抗議
    為什麼我是被即即時通排擠的小妹妹麻!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楓零尋夢
  • >> 指考加油小妹妹

    我追溯了一下那天

    發現隔天我有去上課真是個好孩子XD

    然後你有沒有要考指考阿其實我只是亂打的


    >> 陳小妹妹

    我也忘了= =

    大概是那一天你被即時通排擠吧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

  • 小池詩緒里
  • 來九份來九份~
    不然來個淡水XD
  • DreaMaple 於 2011/04/12 11: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