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應該還記得王子前一天特調的可樂,不記得的話再看一次照片應該就會想起來了。這瓶人人都知道不能去喝卻又人人都不想理會的邪惡陷阱,就這樣理所當然地一直擺在桌上。直到……「這瓶可樂的味道怎麼這麼淡啊?」剛回到家的皓呆問道。

 

說實在的,親眼目睹王子調製可樂的我,並不覺得這個單純的陷阱會有人上當。根據皓呆的說法,他說他當時從外面回來巨渴,桌上又有一瓶可樂就直接拿起來灌了。而且其實在他喝下去的瞬間,客廳還蠻多知情的人在場,照理說應該不可能會沒有人提醒他。不過很多事情可能就是命吧!當時很不巧地大家剛好都在做自己的事情,直到皓呆問了那句話,眾人才驚訝地抬起頭,難以置信又懷抱著一絲歉疚地看著這位帶給大家一整天順遂的順遂哥。

 

我覺得順遂是一種能量條之類的東西,總是會有用完的時候,用完了就該重新充滿,跟手機電池一樣。皓呆昨天從早到晚已經施放了太多的順遂之氣了,他後來有說他晚餐吃完先離開家以後,就開始感到氣不順運不佳、騎車一路遇紅燈,這就是能量見底的警訊!他很理性地沒有選在昨天衝一發實在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皓呆家應該是個充滿地靈之氣能夠補充順遂能量的場所,而皓呆很顯然地身上應該沒有帶E罐之類的順遂補給裝置,以至於施放過多順遂又離家太久,結果一回家就喝到墨汁。

 

不過皓呆是個很看得開的人,「宰相肚裡能撐船」這句話真是說的一點也不錯!他今天早上還很罵幾地為我們幾個準備出發的走路團成員買好早餐和飲料,實在是太感人了!離開皓呆家前和僅存的廢物們照了一張相。

 

今天太陽巨大,幸好台北市內很多騎樓都是淨空的,而且樹蔭也算多,走起來除了有時候沒風悶了點,也不算不舒服。第一天上路的閎凱,帶著輕便的裝備和愉快的心情,活像個要去郊遊的小學生,跟著我們踏上了今日的旅程。

 

在第一間派出所裝完水,走了一小段路以後翊翔突然發現他的毛巾丟在派出所忘了拿了!遺忘家族的成員又新增了一位。遺忘家族的成員不是人,而是一些曾經被遺忘但有找回來的物品,目前成員有:我的草帽、我的墨鏡、我當領隊時的環島地圖、董董的草帽、翊翔的拖鞋加上今日新成員翊翔的毛巾,希望成員不會再繼續增加。

 

午休點在板橋的小七,翊翔和閎凱跑去吃外面了,我比較懶惰而且想蒐集第二張拉拉熊所以還是吃了咖哩飯,董育廷看起來很累一進店裡就趴在桌上睡覺。

 

下午在桃園縣邊界的迴龍派出所補水,一進到派出所嚇一跳,裡面一堆警察,大概有二十幾個吧,全都坐在桌子邊開會,好像是跟什麼交通事故處理有關的。有一位警察大哥還在我們離開前要求跟我們拍照,不是因為他覺得我們走路環島很酷,是因為他們要呈報為民服務的業績哈哈,看在他很好心地讓我們在開會的時候進去裝水和休息,就幫他個忙好了!

 

在進入到桃園市區之前的小七休息時,閎凱的腳已經顯現疲態,畢竟是第一天走,跟我們第一天的情形差不多。不過當時天色已經漸晚,的確也該趕緊進駐紮營點,今天早上太晚出發了,導致計畫要走到的內壢國小只能往前移到桃園市。

 

雖然我們的確是頗晚才到市區,但還是要說桃園跟花東宜蘭甚至到基隆比起來,國小的態度整個比較不友善啊!分別去問了東門國小和桃園國小,都被警衛擋在門外,害我們白走了不少路。最後只好絕望地去找環島地圖上標記的便宜民宿,四人房只要一千五還附早餐算是蠻便宜的,不過我總覺得它的外觀看起來很像是會讓人卡到陰的樣子,而且它是在某棟大樓九樓的旅館,就只有在那一層,同層還有一間酒店,感覺出入份子頗複雜。

 

在探訪這間便宜旅館的時候我還同時打給唐秘書,想問問看他有沒有認識的便宜民宿或旅館可以推薦,想說總是可以多一兩個選擇,然後唐秘書就給了我一支電話,說是一間叫作「約客」的旅館老闆娘手機,要我打過去接洽一下。打過去之後,那位熱情的老闆娘黃阿姨就說唐秘書有跟她講我們的事了,她覺得我們走路環島很辛苦又很酷所以要招待我們住宿!招待耶!雖然不太好意思,不過黃阿姨一直說沒關係。

 

順著阿姨跟我們說的走法,成功找到「約客」了。原來約客不是我們以為的小飯店或是民宿之類的,而是…高級汽車旅館!太酷了吧這輩子還是第一次來汽車旅館住耶!!雖然第一次來汽車旅館竟然是跟三個男人,不過在疲憊一整天又流離失所之後能有免費的床和超大浴室和冷氣,我想我是絕對可以接受這樣的悲劇。

 

黃阿姨後來特地來找我們,還帶了四杯飲料請我們喝耶!真的是親切又熱情的媽媽!他的兒子目前就讀建中升高二,好像也是個愛玩的孩子,跟我以前一樣放假就會把班上揪出去班遊。不過聽說他有跟學校申請,還有寫出師表說服不願意讓孩子出遊的家長,所以我想他應該不會被列為黑名單吧!

 

房間裡的電視有很多電影,後面有幾部影片是不太適合四個男人一起看的。巨大浴室可以在按摩浴缸裡洗牛奶浴還有蒸汽淋浴間實在是世界爽!房間裡也有電腦,電腦裡還內建了一堆線上遊戲搞得跟網咖一樣,螢幕還隱藏在梳妝台的鏡子裡超酷的!!這應該是目前住過最高級的住所了吧,我覺得皓呆家可以考慮改裝成這樣。

 

本來還想說今天不太順遂沒想到瞬間就翻身了,這都要感謝熱心幫忙的唐秘書和有強大人脈的張教練以及熱情的黃阿姨!閎凱覺得很爽,第一天出來走就住到高級旅館,想不到他在馬公以外的地方也可以這麼順遂真是出乎人意料之外,而且他從進入房間以後就一直想找情趣椅來抬腳。

 

因為今天距離原定目標少走了幾公里,變成明天如果要追回進度的話就得走37公里,雖然對我們三個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問題了,但閎凱恐怕會很痛苦吧!想當初我最痛苦的就是第二天了,雖然當時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還要推推車讓人很度濫。然後吳YA你可以跟表姊說,硬漢董育廷挺著可怕的水泡平安地度過今日了!他好像找到了不會壓到那區塊的走路方式,希望他可以成功走完全程!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