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一起床,不意外地大家又睡過頭了!在床上過夜就會睡過頭,這件事已經幾乎要變成走路環島定律了。順便解釋一下為什麼標題要這樣取,這是因為從台北到新竹那一段桃園的路線,大家去看一下地圖就知道,省道幾乎都是東西向的啊!所以表示我們前幾天走的路程對於我們南下沒有太大幫助,直到今天進入新竹以後路才有往南延伸的趨勢。

 

閎凱的阿公阿罵早就起床,走到房間外面的桌上還看到阿罵幫我們把洗衣機裡洗完烘乾的衣服都摺得四四方方地疊好在桌上,簡直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樣,感覺很溫馨。

 

不過收完衣服以後發現一件驚人的事…我、的、內、褲、不、見、了!明明昨天就是大家堆在同一個籃子裡扔進同一個洗衣機洗的,怎會洗完以後獨缺我的內褲!這簡直比麥田圈還神秘!就像在百慕達三角洲消失的飛機一樣難以解釋。大家也各自收完自己的衣服以後還是沒看到我的內褲,幹這樣我豈不就只剩一件內褲了!就是身上穿的這件。我覺得一定是有人錯收到我的內褲。

 

一邊懷抱著內褲被錯收的疑心,一邊吃完閎凱阿公帶我們去吃的麥當當早餐,便由翊翔領隊踏上今天的旅程。後來經過董董分析,感覺內褲掉在洗衣機裡面阿罵不小心沒看到的可能性,好像的確比有人錯收到別人的內褲可能性還大!不過都已經離開山上,只好等今晚再到小七買一條每天都在架子上看到的「超涼感內褲」了,真沒想到我會有去購買它的一天。

 

董董今天錄影起來特別嗨,和閎凱走在後面又叫又跳的。經過了車輪比人高完全不曉得是用來幹嘛的大車,還有不知犯了什麼錯被埋在人行道裡的消防栓先生之後,在第一個休息點萊爾富休息。

 

這間萊爾富有個特別的地方,在我們座位正對著的玻璃外面貼著一張廣告海報,海報和玻璃的中間有很多…恩…閎凱說應該是店員的寵物,下班就會把牠們一隻一隻栓上繩索帶回家。近拍的照片有點噁心所以放遠一點的,閎凱說的寵物就是那一條黑黑的東西。

 

大家不要看閎凱都靜靜的,其實他也是個滿腹屁話之人,比如說今天在討論屁話話題時,他就提議了應該要有個「手語屁話大賽」之類的比賽,倡導無障礙的觀念。還好閎凱除了屁話以外還有很多其它的內涵,離開萊爾富之後就一路聽閎凱講聖經的故事,我覺得講述得精采又有條理。去年暑假在PPS上看完新世紀福音戰士以後,就有想過要嘗試在大四把聖經讀完,不過因為決心不夠結果當然是失敗了,這種有歷史性的東西還是比較喜歡用聽的。聽完故事後幫說書人拍張照,這張大概是我今天最喜歡的一張,假如閎凱手上可以不要像流浪漢一樣提個塑膠袋那就太完美了。

 

一路上其實曾有很多人問過我們,為什麼不要單車環島而要用走的?真要說的話原因還真有千百種,不過原因之一就是走路環島就可以做到一些單車環島做不到的事情啊!比如說像這樣。

 

午餐以及午休過後一路狂走,這次午休起來我得到了8點拉拉熊點數!大家都很罵幾把點數給我哈哈!走著走著終於到新竹了,走完一座橋就可以抵達市區,夕陽伴隨著我們度過這個人行道比機車道還寬的大橋。

 

因為之前沒有跟宣佑問清楚,結果晚上多走了一段不短的距離,雖然好像只有2公里左右啦,但天黑後的2公里還是很要命的一個數字。實在是不該走到火車站的,不過也因此見識到新竹鬧區其實比我以為的還要繁榮,但我想閎凱應該快崩潰了。

 

幸好最後在八點以前順利抵達宣佑家,宣佑還幫我們去聽說老闆會裝闊的牛肉麵店買了晚餐。宣佑家是一整棟透天,房間很大,感覺他在新竹一定也是順遂一哥!他甚至還有巨貴的子彈盒裝版BANG!

 

洗完澡後去赴約,研究所考到交大的黃后說請我吃交大好吃的鬆餅。不過因為我們抵達宣佑家時鬆餅早就關門了,她就改請我去摩斯喝咖啡啦!點了一杯看起來很神奇的香蕉拿鐵,喝起來不難喝但下次還是點正常的拿鐵就好。身為好久不見的國中同學,當然免不了要聊國中的往事,講到最後都很感嘆,感覺時間真的很快又改變很多事,而且再次覺得我以前真的是充滿罪孽啊!後來摩斯快關門前,一直有電鑽的聲音,我們強烈懷疑是在趕我們走,可是外面又很雖小的正在下雨,只好迅速閃到隔壁的麥當勞,還是麥當當最罵幾,都開24小時。

 

在麥當勞聊天的時候,隔壁桌兩位疑似阿宅的男子正在激動地聊天,他們腳邊竟然有一把之前在網拍看到的武士刀傘耶!當初還有一度考慮要不要團購,幹這樣豈不是表示我也是宅男。

 

回到宣佑家以後,八腳和致穎都來了還帶了燒餅油條豆漿當消夜,不過我已經頗飽吃不太下了。閎凱最後選擇住下來明天早上再搭車回板橋,主要原因就是要吃八腳的消夜。話說很久沒看到致穎,變得很帥嘛!八腳聽說從幼稚園就長得很這樣。大家又打嘴砲到十二點多才各自離開和睡覺。

 

很喜歡這種到各地都有朋友可以接應的感覺,即使只是一個晚上吃個消夜,能一起講屁話喇賽就能很開心,不過明天繼續往南走就又要恢復到露宿生活了啊!真的是大起大落的旅程呢就跟人生一樣。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