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宣佑跟著我們一大早就起床了,還很罵幾地特地出門去幫我們買早餐。早餐是什麼呢?燈稜!是從來沒吃過的蛋餅包飯!只能說霹靂好吃啊,在台南從來沒吃過耶!培根起司蛋餅飯,意外地很搭,配上鮮奶茶實在是爽度滿點,吃到蛋餅的瞬間,簡直比昨天發現內褲不見還要震撼。不過宣佑說吃這個蛋餅的缺點就是,以後都不會想再吃普通蛋餅了,哪個人快點來我家附近開一家啊!

 

和宣佑借了釘書機釘好快壞掉的草帽以後,再合照一張就告別宣佑家了。跟載著閎凱去搭車的宣佑道別,走了一個小時後我才發現原本暫時用來固定草帽的燕尾夾竟然釘完帽子以後就忘了拿!讓遺棄家族成員又加一了。遺棄家族跟遺忘家族的意思差不多,不過都是些丟了就沒法再找回來的東西。

 

今天太陽頗大,不過還是有些雲層稍微加減遮住。新竹的路其實不太適合行走,很多地方都沒有人行道,即使在市區裡都還是只能硬生生地走在馬路上。

 

在快要中午的時候,經過一間檳榔攤時,董董被一隻沒拴住的黑狗衝出來攻擊,而且狗咬穿了他的褲子所以大腿有點受傷!第一次遇到真的會咬人的狗,就連上次在尚武貼翊翔的那隻狗也沒有真咬下去。檳榔攤的店員好像不是台灣人,跑出來用不太標準的腔調說「抱歉!我去把牠拴好。」之後就沒下文了,傻眼!而且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裝外國人。不過董董也沒有追究了,傷口看起來沒有很嚴重,先停下來用優碘和紗布處理一下就繼續往前走,他說感覺起來是有點擦傷的那種痛。

 

中午到小七香江門市午休,比預計的提早了半小時左右。董董問店員附近有沒有診所,保險起見想去打個破傷風針。此時剛好小七店長在場,就很熱心地主動說要載董董去內湖的診所看醫生,雖然應該幫不上什麼忙不過我也一起跟去了,先留翊翔在小七休息顧行李。

 

董董在看診的時候我就和小七的店長旭峰大哥在聊天,他說他以前有一次心情不好也嘗試走路走很遠,從彰化到台中,而且是臨時起意的,然後走一走就感受到現實與想像的差異,發現騎機車一下就催過的橋竟然要走一小時就覺得很幹,以為要走三小時的路程變成六小時,我完全明白那種感覺!董董拿了藥打了針之後我們就回小七了,總共花不到半小時,汽車真的很神速!有空再來到這邊一定要再來光顧一下這間小七,感謝好心的店長!

 

午休完之後繼續往頭份推進,在頭份工業區的時候,翊翔突然問說「那台車怎麼一直跟著我們?」回頭一看,才發現是我爸出現了!下午的時候老爸突然打給我問說有沒有需要什麼,原來他正好在苗栗大湖出差,帶來了三瓶寶礦力和大湖名產長得頗有趣的肚臍餅之後,我爸就回高雄去了!雖然這時候已經快要走到今天的終點了,不過也是不無小補啦,實在是感謝老爸!

 

跟老爸告別之後沒多久就到了今天的目的地,永貞國小。在抵達國小之前天空有點飄雨,而且有一陣子還越飄越大,本來想說要不要拿出雨衣來穿了,不過又看到路上的其他行人都很怡然自得的樣子,一點也沒有把這點雨放在眼裡,最後還是選擇了相信在地人的直覺,果然最後真的就撥雲見日了!

 

永貞國小校園頗大,看得出來是有特別規畫造景的,整體看起來蠻漂亮。雖然如此,國小的行政人員卻不太友善,一位應該是國小主任的傢伙聽到我們要借場地紮營,就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問說怎麼不去更前面的興南國小,然後一直說要搭只能到司令台去搭,其它地方都不方便,問他問題又只會回答「你們先過去看了再說」,活像個NPC。後來校長出現了,不過僅是冷眼旁觀什麼也沒說,倒是另一位阿姨像是跳針般一直在旁邊重複說要搭就去操場司令台。雖然寄人籬下總是要看人臉色,但這還真的是一路走來遇過態度最差的校方人員了,之前在桃園因為時間太晚警衛不想惹麻煩的立場還可以諒解,這間國小真的是不曉得在不友善什麼的。

 

司令台面對操場,正值傍晚時刻,很多民眾在運動。四處勘察了一下環境,發現這邊還真是世界不方便,水源離紮營點少說有一百公尺,廁所還沒有遮蔽空間可以洗澡,司令台又沒有地方可以綁童軍繩晾衣服,天花板的燈還打不開,真的就只是一塊較高的平地可以使用而已。想說先去吃晚餐,但晚餐時間又還沒到大家一點也不餓,只好先在司令台上曬著夕陽睡個午覺。

 

醒來時天已經快黑了,夕陽已沉入遠方的建築物群。醒來後四處走動,想去董董發現的永貞宮問問能不能借浴室,希望能解決洗澡問題。正門太遠想說從側門出去,,然後就在國小側門看見一位遛狗的小妹妹用矯健的身手鑽出已關上的鐵門,這我是辦不太到,不過用翻牆的就沒問題了!

 

永貞宮有位白髮阿杯坐在服務台,看起來頗友善的,雖然他電話問過負責人之後得知他們的廟沒辦法借浴室給我們洗澡,不過他後來還是請另外一位阿杯帶我去廚房,有一塊空間可以充當浴室使用,相較國小的露天浴室,這裡是好多了!不過廟八點半就會關門了,所以我們應該要先來洗完再去吃晚餐比較不會給人家添麻煩。

 

回到學校司令台告訴另外兩位夥伴這個好消息,明日領隊董育廷正在研究地圖,「明天那段什麼都沒有欸。」我想他應該是說明天路線補給點很少,「我要回家了,搭車回家。」他又補充。

 

董育廷從第六天就開始嚷著要回家,雖然後來走完阿朗壹之後好像有心靈復甦的跡象,不過看起來那能量用到今天也差不多用完了。他原本還打算到台北就要搭車回家,能撐到這邊也算是蠻不錯了啦!雖然我一直覺得都只剩幾天了怎麼可能會在這裡放棄,不過看他講得這麼堅決也知道這件事是免不了了。RPG裡面主角的隊友也都會毫無預警地就離隊,不是太意外但覺得有點遺憾沒辦法三個人一起出來然後一起完成目標。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既然已經決定了那旁人也不好再說什麼。

 

董董沒有在永貞宮洗澡,留下一些我和翊翔之後可能會用到的東西以後,就離開去附近的竹南站搭車回高雄了。走路環島第30天,董育廷告別了我們。看他離去的前一刻都還是一臉很爽的樣子,可見回家對他的吸引力的確很巨大。

 

在永貞宮和翊翔輪流洗完澡和洗完衣服之後已經八點多了,考量到司令台沒光線又沒地方晾衣服,我們決定先去國小對面的自助洗衣店烘乾衣服,然後再到附近的小七坐下來吹冷氣把一些寫明信片、打網誌之類的雜事做完,回到司令台直接紮營睡覺,畢竟那邊一片漆黑什麼也作不了。

 

衣服烘了兩次才比較乾,花了20元。比較令我不能接受的是這邊的小七竟然沒有室內座位!它明明就有一塊看起來就是要當作吧台座位區的空間,但那邊竟然是空的!無奈之下只好坐在外面有點髒的桌椅,因為還是要解決還沒吃的晚餐。

 

外面的座位區很嘈雜,大概是因為這附近只有這間便利超商,所以很多居民都聚集到這邊來了。左右兩桌的人都在抽菸聊天,菸味一直飄過來,雖然我之前說我對菸味見怪不怪了,但不代表我可以忍受長時間泡在菸味裡啊!完全就是沒心情打網誌了,只想趕快寫完明信片回去紮營睡覺。

 

總覺得今天不是很順遂,應該說之前都太過幸運了,現在碰上了正常的情況反而心情有點調適不過來。苗栗這邊好像很多客家人,說不定當初跟我媽學個幾句「可以借搭帳篷嗎」或是「可以借浴室洗澡嗎」今天就會比較順遂了!不過既然要出來走,當然早就做過不論順不順遂都要全部吃下來的心理準備,既來之則安之,早點睡覺度過今晚也就是了!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