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086  

  跨年過後這兩天,民宿都沒客人,如果前天晚上突然出現的小畢哥不算的話。小畢哥也說自己不是客人,是來騙吃騙喝的,Kulo 則稱呼他為「那個很吵的朋友」。但我相信小畢哥一定是把 Kulo 當成至交麻幾的 ─ 至少我覺得自己要是某天因為工作不順心情煩悶、當下身上的現金又只剛好付來回車錢外加一瓶酒錢時,我不會選擇帶著一瓶 58 度高梁從台北遠赴花蓮去找一位泛泛之交。

  小畢哥因為工作的關係,今早又趕回台北去了。這裡的人都是這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換宿第四天,我也已經習慣這件事。不過小畢走後,真的整間民宿就剩我一人,起床時就沒見到 Kulo,連他的車都不見了,小畢當時說他可能跑去台北了。我說…獨留一個才來四天的小幫手獨當大局不太好吧!!!不過這就是 Kulo,如果循規蹈矩那就不是海或的老闆了。反正行事曆上也沒客人,自己悠哉地過一天也無不妥。

  在海或從來沒有時間壓力這回事,房間整理也是一天一間就 OK,昨天是兩個月亮,今天是太陽女神,小畢退掉的西非部落和暫時充當待洗棉被儲藏間的小城故事就明後天再說吧,最重要的是要先吃完早餐。昨天去市區時順道從全聯買了鮮奶和奶油,所以我可以如願以償地吃到抹奶油的烤吐司和鮮奶茶了。夜市買的冬瓜茶還有剩冰在冰箱,今早姑且先喝個冬瓜鮮奶,配上首次成功煎出的半熟蛋黃荷包蛋夾在奶油吐司裡,就是一頓完美的早餐,吃起來連自己都驚嘆啊,我應該有廚藝的天份。

  今天的風特大,海浪比前幾天都兇狠,從遠處就開始白花花一片,上網看氣象說是又有寒流要來了,好不容易昨天出太陽可以曬棉被,結果竟然只維持一上午。吃完早餐後用辦公室的電腦打一些字、打掃一下太陽女神,再洗幾條床單被套,就中午了。Kulo 也出現了,看來應該不是去台北,但我也沒多問,一來跟他還不熟,二來海或本來就是個自由自在的地方,沒必要去干涉別人的事情太多,如果有人需要幫忙他們就會直接說出來,毋須去做無謂的人心揣測,這也是海或讓人感到舒暢的地方。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090  
風大浪大,放眼望去一片白花花的碎浪。

  本來想上網 Google 炒飯的做法,充分利用一下冰箱裡冰著的白飯,畢竟一直吃吐司也不是辦法。不過既然看到 Kulo 出現,就直接請他教我昨天提到的炒飯教學。Kulo 很隨興地答應了,於是我開始製作我人生中的第一道炒飯!雖然因為切青蔥和洋蔥太緩慢(本人下廚經驗趨近於零)而被 Kulo 嫌棄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成功從我手上誕生了一盤 Kulo 流炒飯!!Kulo 試吃一小口說只有六十分,甚至還揚言在我出關前要把我教到九十分,我都沒有這種自信啊不知道 Kulo 哪來的信心!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083  
Kulo 流炒飯!今天的午餐。我覺得不錯吃,但 Kulo 說只有六十分。

  下午風沒有減弱的趨勢,甚至還愈變愈冷,民宿下方的海浪依舊波瀾洶湧。很快地天色漸暗,我也發揮小幫手的作用之一,把海或的藝術燈一盞盞點亮。然後 Kulo 跟我說他和小梅姊要開車去兆豐農場泡溫泉,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當然要啊!!!不然晚上一個人待在這豈不又恐怖又無聊,雖然可以去市區,但這種天氣溫度我實在不太想騎機車…而且這種天氣泡溫泉不就是完美嗎!加上又是酷酷的 Kulo 主動邀約,當然要當個跟屁蟲衝一發了。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092  
泡完溫泉全身暖和。

  舒暢地泡完溫泉後 Kulo 又開車載我們去吃宵夜。小梅姊想吃羹、我和 Kulo 想吃永和豆漿,於是小梅姊拎著外帶的羹跟我們一起進豆漿店,結果卻被老闆以「禁帶外食」趕出來…真是傻眼,第一次看到這麼小氣的老闆,聽口音不太像台灣人。還是隔壁的派克雞排比較麻幾,座位區都沒限制,還有電視可以看。也多虧不友善的豆漿店老闆,讓我吃到雞排。

  在往返溫泉的路上,開車的 Kulo 話還是不多,但會開起一些平常較少聽到的玩笑話,很平淡卻會讓人噗哧一笑,頓時對這位虎克船長感到親切許多,也發現他真如圓滾滾小姐說的實在是很有趣的一個人。

  回到海或,我坐在辦公室桌子邊打這篇文章,Kulo 專心地用桌電上網,上傳照片、整理海或的部落格之類的,遇到不懂的問題請我幫忙一下,其餘時間我們彼此保持沉默。漸漸發現在這裡連沉默都可以很自在,不用感到尷尬,也不用想著要講什麼,有話題就講、沒話就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半夜約莫一點多,出現在民宿入口處的幾位原住民。今天並沒有客人,招牌燈也早早就熄掉了,一般有朋友要來訪 Kulo 就不會在朋友抵達前熄掉招牌燈,所以這些原住民不是 Kulo 的朋友,是不速之客。不請自來的幾位原住民似乎已喝了點酒,講話有些語無倫次還挺大聲,據他們自己的說法,他們是一旁工地的工人想要來海或熱鬧一下,還一直強調自己是賽德克族。其實一開始聽到聲音我就覺得來者不善感到有些緊張,甚至腦中還開始亂七八糟地盤算,身旁有什麼武器可以使用,然後發現竟然只有一把 BB 槍而且還不知道裡面有沒有子彈…早知道就早點去學徒手格鬥技了!待會如果不幸開打要先去抄傢伙嗎?火堆邊有大支的漂流木應該還不錯……不過轉頭看到電腦前的 Kulo 依舊氣定神閒,就覺得自己好笑,這種事情一定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Kulo 會有辦法的。果然,當嚷嚷聲愈來愈靠近,Kulo 起身,走出去,詢問來意,婉拒,說不通,進來點了根菸(好老神在在),走出去繼續溝通,一貫地平靜語調卻立場堅定毫不讓步,最後成功讓那些原住民離開了。一切都很和平,過程差不多十來分鐘,一不小心會擦槍走火,不過 Kulo 沒有讓它發生,就只是不卑不亢、穩固原則。從這一刻起,我對 Kulo 的觀感已從敬畏轉成崇敬了。這就是 Kulo,不畏懼也不討好任何人,始終以自己的原則與步調處理每一件事,那麼大器,相較起來真覺得自己很沒用,我開始可以理解那些 Kulo 死忠友人們的感覺了。

  原住民事件之後,和 Kulo 聊了很多,第一次跟他說這麼多話,也是第一次看到他一直笑。從我想經營民宿的願望聊到 Kulo 的小故事聊到走路環島,Kulo 也是有走路環島過的哦,他還送了我一張他錄製的 CD,真是太幸運了我!聊到最後都兩點多了,Kulo 也整理完他的照片,互道晚安,回到小幫手房間睡覺去。短短的一天卻發生好多事,感覺上更認識 Kulo 這個人了,相處起來也不會再那麼生疏,真的是很有價值的一天。

D.M. 2013.01.04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
  • 每天都是奇遇記呢
  • 不可思議的每一天

    DreaMaple 於 2013/01/12 20: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