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21  

  坐在海或的招牌大桌邊,配著昏黃的藝術吊燈和幾隻意欲撲燈的飛蛾,面對著漆黑的太平洋伴著規律的海浪聲,遠方是船隻的點點燈火,一生能有多少機會在此情此景下敲著鍵盤,記錄生活。剛剛才與一個工頭和三個賽德克族的原住民們喝完酒,加上晚上大番他們來時一起喝的幾小杯高粱,真覺得今天自己喝了不少。

  沒錯,這四個人就是出現在上一篇網誌中最後的那些不速之客。他們今天又來了,不過是早早就來,第一個來的是照片中最左邊那位,是個工頭。他跟大番他們差不多同時間到,來了以後和 Kulo 說了點話,就一個人坐到火堆邊了。會和他開啟對話,是因為 Kulo 熱了一鍋雞湯,要我拿一碗去給客人喝,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火堆邊那個人不是 Kulo 的朋友,而是前兩晚的那群工人之一。

  端湯過去以後,看他一個人似乎有點無聊,便也在坐下來和這位兄臺聊聊天,知道了他叫做阿啾,60 年次。聊了一會兒天,阿啾還幫我看了看手相,感覺上彼此算是投緣,也有可能是因為幾杯高粱下肚產生的錯覺。阿啾說晚點還有另外三位朋友要來。

  Kulo 在大番他們走後沒多久,就帶著小梅姊出門去了,小梅姊似乎身體不太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一直坐在辦公室用電腦用太久了。Kulo 臨走之前交代我負責民宿,此時客人只剩阿啾,我說好,反正這幾天下來也習慣這樣的場合了。和阿啾繼續喝了幾杯,聊些天,大概一個多小時過去,他的另外三位朋友光臨了。

  另外三位朋友對應照片上由左至右分別是阿盛、Micky 和阿忠哥。阿盛比我小一歲,Micky 似乎是年紀最大的,阿忠哥帶了把吉他來,感覺就像是要在這怒彈怒唱一番,他們三個都是賽德克族人。幾杯 58 度高粱、一罐新朋友們招待的 25 度蔘茸酒,阿忠哥的自彈自唱、我和阿盛配合著阿忠哥旋律的鼓聲,很快地讓人進入微醺的階段。前兩天還被我暗自在心中當作假想敵人的人們,現在竟然同在一張桌子上飲酒談笑,只能說際遇實在很奇妙。是在晚上和阿啾單獨聊天之後,發現他也是個性情中人並不壞,講起話來也有些份量,才會有事後這樣的機會。四位兄弟臨走前還一直邀我去他們工地那烤火,不過實在是喝多了太暈,只好婉拒了,下次有機會再去玩玩吧!

  昨天下午打掃完西非部落以後,坐在電腦前聽完了 Kulo 送給我的走路環島特輯,原來是一張口述環島經過的錄音檔。內容十分有趣,他們經歷過的好多事情都似曾相識啊,不過 Kulo 很幽默,聽他講話真的十分有意思,之後回家後再找時間來聽第二次。

  晚上到市區拿電腦順便吃晚餐,竟然遇到全國郵局大當機無法領錢,身上只剩不到兩百的我只能苦笑了,好吧至少還夠吃公正街包子。幸好後來郵局恢復正常,讓我可以順利領錢拿回電腦不用隔天再跑一趟,也順利幫機車換了機油犒賞它這段旅程的辛勞,真是感謝郵局的工程師。

  晚上回到海或,Kulo 帶了兩位客人回來,是一對父子。兒子叫恐龍,74 年次的比我大個四歲曾經也當過小幫手,老爸姓潘,我管他叫潘爸,他們父子倆出來遊玩,海或是最後一站。潘爸自帶把吉他,整晚邊喝酒邊彈彈琴,在海或這樣的情景很常見,自彈自唱配上海浪的背景音真的很棒。不過就像 Kulo 說的,還真是很少見到父子單獨出遊。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12  
潘爸真的很愛吉他,一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彈吉他,比吃早餐還重要。

  今天的天氣不錯,又是個曬棉被的日子,光早上就曬完了將近一半的棉被,感謝老天賞賜大太陽。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04  

  而下午終於學到生火了,原來也沒有很難,但就是個方法。其實要是以前高一繼續待在童軍的話應該也是有機會學到這些東西的,但那個時候又用不到…還是現在這種由做中學,並能夠經常學以致用的場合,比較令人印象深刻,也比較開心。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17  
我的第一盆火!!!

  生完火後沒多久,來了兩位拜訪 Kulo 的客人,是意玲(不知道字怎麼寫,但跟圓滾滾小姐同音呢)跟阿達。阿達對 Kulo 辦公室桌上的 BB 槍很有興趣,Kulo 就問他:「要不要玩手榴彈?」聽到這大家都傻眼了,你這傢伙怎麼會有手榴彈啦!!而且還放在辦公室裡?!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手榴漆彈」…虛驚一場。

  不過我倒也是第一次見到手榴漆彈,阿達也顯得很興奮,於是我們拿著僅有的兩顆跑到海或平台上要去試爆。沒丟過手榴彈的阿達很緊張地問 Kulo 要怎麼用,Kulo 老哥氣定神閒地回答:「我哪知道,我又沒用過。」緊張的阿達就這樣投出第一顆…然後掉到草叢裡。約莫過了十來秒,才聽到「啪」的一聲,看來是爆炸了…不過爆炸在草叢裡是要怎麼看啦!!失望之餘阿達又投出了第二顆,Kulo 特別交代別投太遠…結果還是掉到草叢裡了,只能說東華大學體健所的果然臂力驚人。這次等了一分多鐘還是沒動靜,掉到草叢裡就算了,竟然還未爆!然後就開始了緊張的搜索未爆彈行動。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18  

  幸好最後沒有任何人變成大花臉,不過第二顆手榴彈卻任性地死都不爆炸,即使阿達拿棍子毆打它也不屈服,讓我們無法親眼目睹爆炸的過程。

  到了晚上大番帶著女朋友妤珊還有幾個學妹和同學來玩耍一番,經過一番波折才和同是高雄人的鈺瑩小姐成為 facebook 好友,沒辦法,誰叫我們都低調不讓人搜尋。

  最後就是和原住民捧優們喝酒的夜晚了,如上面寫的。又是短短的一天卻感覺經過很多事情、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海或實在是個百寶箱啊,永遠不知道明天還會遇到什麼。Kulo 又說下個星期他和小梅要遠行三天,民宿就直接給我管了。想不到竟然要獨撐大局了,好緊張啊實在是!祝我好運謝謝晚安。

D.M. 2013.01.06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i
  • 晚上回到海或,Kulo 帶了兩位客人回來,是一對父子。兒子叫恐龍,74 年次的比我大個四歲曾經也當過小幫手,老爸姓潘,我管他叫潘爸,他們父子倆出來遊玩,海或是最後一站。潘爸自帶把吉他,整晚邊喝酒邊彈彈琴,在海或這樣的情景很常見,自彈自唱配上海浪的背景音真的很棒。不過就像 Kulo 說的,還真是很少見到父子單獨出遊。
    好特別!!!真的應該要發明畫重點的功能耶
  • 你的重點也太長了吧根本就是一整段 XDD

    DreaMaple 於 2013/01/12 20:44 回覆

  • Fi
  • 我也幫機車換機油了~!
  • 我看回高雄又要換一次了

    DreaMaple 於 2013/01/12 20: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