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99  

  前天晚上,Kulo 問我,要來喝一杯嗎?收起筆電,拿了小杯,我們在海或外面的那張大木桌旁坐下來。

  忘了聊了多久、聊了多少,配著小口小口的高粱,最後兩個人喝掉大約半瓶。Kulo 總說我的酒量很不錯,但我覺得還好,我甚至喝到第三小口的時候就會開始有點飄的感覺了,只是我從來不會倒,可以喝到最後,意識清醒,身體虛晃晃地不受控制罷了。

  好像又聊了一些走路環島,這個總是很好拿來當開頭,還聊到了當初經營海或的初衷、Kulo 的生活哲學和藝術理念、我未來的規劃、Kulo 的徒弟們…確切內容已記得不是很清楚,聊天配烈酒就是這樣,往往到第二天起床之後,對於聊天內容只剩片段回憶,但當下的感覺卻能存在心裡。我說,我喜歡海或,這裡讓我有找回自己並且重新活過來的感覺,末了,Kulo 敬我一杯,謝謝我喜歡海或,並說我是個斯文的怪咖。但是他還是沒回答我問的那個問題,因為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

  「海或會一直在嗎?」我問,在講完我未來約五年的規劃以後。Kulo 說不知道,卻反問我:「五年後你還會喜歡這裡嗎?」我同樣回答不知道,但我覺得應該會。Kulo 又說了,「海或就在你心裡。」當下茫茫的僅點了頭接受這句話,事後想想,有想通的感覺。

  我想對我來說,海或已經不是一個地方了。它是一種態度、一種精神。而 Kulo 就是海或,海或是因 Kulo 才會成為我們喜歡的這個海或,來海或的人大部分是因為 Kulo 而很少是僅為了這個場所。所以,海或以後在不在,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在這裡領悟的哲學和態度存在心裡多久,海或就存在多久。饒富哲學意味,但我有點懂。

  昨天晚上有客人,一共來了五個,三個要過夜,兩個來聊天。
葉子,天龍國人,個性豪邁且講話直爽的一個女生。
阿德和維維,一對情侶,在太麻里開民宿,叫做「慢漫」,很可愛的名字,滴酒不沾,因為阿德不能喝酒,不知道是一喝就倒還是有其它原因。
吼哥,白天的名字叫做「莫言」,很有詩意,在市區開了一間餐廳,有表演空間的那種。
斌又,其實我忘記他名字的字怎麼寫了,他有解釋但大家都覺得直接念成台語的朋友比較好記,自稱是個假慈濟人,雖然吃鹽酥雞不過不抽菸酒也喝得少,五個裡面最斯文的一個人。

  客人來之前,Kulo 問我,「要喝一杯了嗎?」然後我們在辦公室裡喝著小杯高粱。後來客人來了,我繼續在辦公室用筆電處理照片,但身為一個小幫手,是應該要出去認識一下客人的,於是收了筆電、洗個澡,做好喝完酒後可以一分鐘內睡覺的萬全準備,走到大桌找個位置坐下來,又倒了一杯高粱。只要有朋友來訪,Kulo 就會很開心,雖然他還是會裝得酷酷的不特別表現出來,不過從動作和言談和表情都可以發現,除了玩笑話變多,還特地下廚炒了幾道菜。

  吃完小菜,Kulo 走進辦公室抱出一個形狀奇特的器具,他說是「水煙」。從來沒聽過也沒見過這種東西,只聽過水煙式殺蟲劑。這個東西的用法很特別,Kulo 先挖了點冰箱裡的青梅精倒進底下裝水類似燒瓶的部分,然後夾了幾塊燒紅的木塊放在水煙器具頂端的鋁箔紙上。放置一下,然後 Kulo 吸了第一口,底下的水開始冒泡,之後竟然就有煙從嘴巴冒出來!太神奇了。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93  
很奇特的水煙壺。

  我不抽菸的,身體健康是一回事,主要是我覺得抽菸的煙味很臭,所以聞了 Kulo 吐出來的水煙煙氣以後,我就決定我要嘗試這個玩意了 - 因為它的煙氣竟然是香的!有一種很清新的香甜味道。Kulo 說水煙是淡菸,很多不抽菸的人也可以抽這個,不會太嗆。重點來了,水煙最具有樂趣的地方在於,這是個大家輪流吸的菸!圍在桌邊的人每個人輪流吸,然後用衛生紙擦擦吸口,遞給下一個人,一圈又一圈,歡樂又溫馨。吸水煙需要不小的肺活量啊!所以每個人吸的時候表情都很逼機,雙頰凹陷眼睛突出,因為真的要很用力吸。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94  
維維吸得十分專注。

  剛開始不太上手,吸太大口還有點嗆到,不過之後就抓到訣竅了,葉子還說我有吸菸的天份,什麼鬼,我才不吸菸。吸進煙以後吐出來,感覺會有點飄飄然的,因為這還是含有菸草的東西,尼古丁成分是少不了的,但舒服的感覺不致於到令人上癮。後來 Kulo 拿出了墨鏡,他說最後一輪大家都要戴墨鏡吸,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無謂的堅持哈哈哈,不過拍照起來卻也蠻有 fu 的。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98
20121230to20130131_OceanHome197  
莫言哥幫拍的,高粱喝了這麼多手還不會抖,挺行的呀。

  最後為了乾掉桌上那瓶高粱,又玩了打靶和比大小的遊戲,Kulo 很北濫,一直故意要喝酒,據他的說法是高粱很貴,所以要自己喝。坐在旁邊的我老闆這麼北濫,我當然也不能太正經,只好捨命陪君子一直故意亂選。喝到最後真的很茫了,身體極度不受控制,走路都搖來晃去的,沒有這麼醉過。Kulo 還偷偷跑去睡覺,竟然丟我一個人和客人們喝酒!後來斌又要叫計程車,莫言還在電話裡請計程車司機幫買高粱和菸,意圖使計程車司機不想過來要讓斌又留在這,超北濫!莫言哥已經決定今天要睡在海或了。

  令人訝異的是半小時過後計程車司機還是來了,而且真的帶了高粱和菸!阿德去付錢,斌又搭車走了。幫莫言哥開了西非部落,結果他還一直要跑到太陽女神跟葉子、阿德和維維他們睡,大概是覺得自己一個人睡太寂寞。收拾完桌子順手洗了杯子和餐盤,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四點半了,還好開始玩比大小的時候我就跟 Kulo 說了我隔天要睡到十二點,反正明天也沒客人。

  睡覺前用了一下 Facebook,但是今天早上起床以後打開 Facebook 看到幾則其他人也回覆留言的通知,完完全全很震驚啊,心裡的想法是…我昨天有在這留言喔喔喔喔?!失去記憶實在是太驚悚了,這說明了以後喝茫的時候心裡就要有個原則 - 事情做得愈少愈好,不然萬一在意識模糊的時候不小心做了什麼糗事或是無法挽回的事那可就糟糕了。不過不得不說,喝酒真的很快就可以認識新朋友,雖然都是點頭之交,但當大家都有點茫時,開啟話題非常地容易啊,完全不用擔心沒話題什麼的,每個人話都多得跟什麼一樣,也難怪應酬都要喝酒了,但酒精這種東西沒事還是少碰為好。(奇怪的勸世結尾)

D.M. 2013.01.09

創作者介紹

浮生一夢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
  • "海或已經不是一個地方了。它是一種態度、一種精神。"
    我覺得海或就是海或
    海或是"家"
    (雖然我可能還沒有融入那個家)
  • 海或的確是個家啊
    它是 Kulo 的家

    DreaMaple 於 2013/01/12 2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