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0to20130131_PASA008  

  我的蔥油餅不會煎焦了,也可以煎出蛋黃半熟的荷包蛋,還能夠以基本食材炒出還可以吃的炒飯。15 天半,其中有 7 天是獨自留守,在海或的日子即將寫下句點。Kulo 昨天晚上十一點多終於回來了。

  昨晚在 Kulo 回來之前,出現了一組客人,讓我有點措手不及,原本以為到我離開之前都沒有客人了,結果原來是我忘記把行事曆翻頁才沒看到。本來還想晚上悠閒地彈個烏克麗麗,看來是無法了。一共來了五個人,要住兩間房,還好我有先把房間整理好的習慣,太陽女神和西非部落都隨時可以啟用。

  來的客人自稱是 Kulo 的表姊夫,行事曆上寫作「曹椰」。曹椰是個有軍人氣息的人,他說海或創建之初就在了,看來又是個元老級人物!

  致電 Kulo,Kulo 要我開西非部落和小城故事給曹椰他們睡。曹椰其實原本是訂兩個月亮的,應該是租床位,不過因為那間現在是 Leo 專屬房…好吧其實是因為 Kulo 和小梅姊的東西都還在裡面,然後他們又都還沒回來,只好開別間給他們睡了。匆匆整理自從跨年後從未整理又被當成庫房堆滿待曬棉被的小城故事,不好意思地請行李已經搬進太陽女神的曹椰哥他們換個房間。雖然本來想幫他們把小城整理得乾淨一點,但曹椰哥一直說不用,說他們什麼都有自己帶。由此讓我覺得曹椰哥是個不輕易信任別人的人,幾乎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來,不想假手於他人,這點跟 Kulo 倒是有點像,但曹椰哥的氣息更強硬。平台上的火堆竟已被生起火,看來剛才曹椰哥在辦公室進進出出忙著找「火雞」就是為了這件事,連生火也要自己來。

  打理完曹椰哥一夥人,他們開車去市區買宵夜。原以為終於可以稍微喘口氣,繼續方才被打斷的照片處理工作,此時辦公室又走進來了一個人,說是要找 Kulo,今天也未免太熱鬧了。我告訴他 Kulo 還沒回來,要十一點才會到,那人回答「現在十一點了啊。」看一看錶,還真的咧,Kulo 再不趕快回來,我快要 hold 不住一件又一件的突發事件了啊!

  請那位 Kulo 的友人先在辦公室坐下,我繼續打電腦,順便跟他寒暄三兩句。原來這人是阿凡…是傳說中的阿凡!阿凱說自己是他的徒弟,塘芽也是他的徒弟,跨年期間經常聽到他的名字,聽說海或大部分漂流木製品都是他作的。小畢哥來住的那晚,阿凡也有來喝酒,不過那時候我不認識他,我去睡了之後,小畢哥說後來他跟阿凡聊天卻被電得體無完膚,但通體舒暢,他隔天早上要離開前告訴我的。因此阿凡在我心裡,是個厲害的人物。

「要喝一杯嗎?」看來 Kulo 的金句我也能琅琅上口了。
「好啊。」阿凡十分乾脆爽快。

  合上電腦,從辦公室電腦桌下拎出最後一瓶 58 度高粱,能在離開海或的最後一個晚上和這位了不起的傢伙喝一杯,也真是算我幸運。阿凡挺健談的,我不覺得他有像小畢哥說的那樣咄咄逼人,幾口高粱下肚,我有點暈了,阿凡話也變得更多。阿凡倒高粱很…大器,一次就是八九分滿。聽著阿凡述說他的事蹟、他的兩百多個徒弟、他的人生哲學,我覺得阿凡其實和 Kulo 是同一類人,他是話很多的 Kulo,Kulo 不太喜歡講太多話。

  聊著聊著,Kulo 回來了,還戴著口罩看來是感冒。阿凡繼續和我聊天,我不曉得他是醉了還是如何,一直說些讚賞我的話,然後我變成他的第兩百號徒弟,兩百是個佔缺的數字,阿凡說他特別送我的。這其實沒什麼不好,我喜歡他的許多人生哲學,感覺得出來他是個有料的人,雖然話很多。我也跟阿凡說了,我心目中的第一個師父就是 Kulo,他是我此生到目前為止最感到尊敬的人 - 雖然我也從沒跟 Kulo 本人講過這件事,他對我來說是個亦師亦友的角色。阿凡說那不重要,我就是第兩百個徒弟,手握手,我想我們都醉了。

  曹椰哥他們回來了,帶著滿滿的鹽酥雞。坐在大木桌旁,大家一起吃鹽酥雞配高粱,這樣的一段日子,今天之後就不再有。阿凡愈喝愈醉,最後由還算清醒的 Kulo 指示我,把阿凡送上樓梯,目送他離開,他家離海或僅在咫尺,不過看他醉得搖搖晃晃的樣子還是覺得有點不太放心。其實我也好不到哪去,走路走得東倒西歪。

  曹椰哥的朋友們都去睡了,曹椰哥獨自坐在火堆邊,我搬個軟墊,坐在他旁邊烤火,不發一語,雖然很醉了,但最後一晚,我不想太早睡。忘了是怎麼和這位酷酷的曹椰哥開啟對話,但這一場對話簡直是把我從兩星期來的心靈放逐狀態硬生生地拉回現實。充斥著語言能力、經濟條件、skill、專業、歷練、成熟度等等字眼的對話,讓人身在溫暖的火堆邊卻像是被澆了滿身冷水。

  和 Kulo 以及阿凡不同,曹椰哥是個商人,凡事以金錢及利潤為出發點作考量,他們來到花蓮是為了為期一星期的擺攤。在海或這樣的環境中,曹椰哥是個很大的反差,我感覺得出他對海或、Kulo、阿凡都流露出不以為然的態度,不過這可能也正好說明了為什麼這位與海或風格如此不搭嘎的人會出現在這裡 - 一來賣 Kulo 這位小舅子人情,二來這裡有可以住一星期的便宜住宿(以租床位來算,只要 200元/晚),確實是人財兼顧。我對曹椰哥並不反感,反而感謝他和我在火堆邊長達一小時的對話,雖然講話直了點但確實都是重點,讓我明顯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提醒自己應該要變得更強;當然,我也不會因為曹椰哥的態度,對 Kulo 和海或有任何改觀,我只覺得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樣,沒有誰對,也沒有誰錯,不變的一件事實是,凡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 想成為某種人或是過某種生活,必然需要放棄其它的選項。

  雖說不想太早睡,但畢竟隔天還要騎 140 公里的車,在曹椰哥也回房睡覺的三點多離開火堆,回到小幫手房間,倒頭就睡。想不到再醒來時已是日上三竿,早上十一點。感覺頭還是有點暈,昨晚那麼多杯高粱的後勁還在。

  從窗戶和門外透進來的光線判斷,今天是晴天。果然一出房門就看到久違的藍天,還有有趣的畫面 - Leo 竟然學會爬到屋頂上了!我笑了笑,海或真是不簡單,把一隻家貓都變成野貓了!不過 Leo 似乎上去之後不敢下來,一直在屋頂上喵喵叫,Kulo 經過時表示:「他要自己想辦法下來。」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01  
變野的 Leo 爬上屋頂卻下不來。

  沖個澡再把行李確認過一遍之後來到木桌邊。曹椰哥他們買了早餐店的漢堡當早餐,人人有份,連我都有。看到曹椰哥放在桌上的帽子,上面繡著「曹爺」,才知道原來我蠢了…曹爺就已經是個綽號,我還在那邊叫他曹爺哥,都是 Kulo 的行事曆誤導人啦。

  曹爺一夥的小熊和妹妹(小熊的女朋友)從海灘邊撿漂流木上來加柴,於是決定在離開海或之前,也要再下去海灘走最後一趟。

  之前沒有在這個時間點下來過海灘,原來這時候有潮間帶。走著走著,看著這陪伴我兩個星期有餘的太平洋,心中有些不捨,我竟然每次下來都只為了撿漂流木,而沒有試圖沿著這海灘走更遠的路,前面有片小沙灘呢,我到今天才知道。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04
再看海灘最後一眼。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06  
原來再往前走一些就會遇到一片沙灘。

  走著走著,見到一位皮膚黝黑的原住民在海灘上遊走似乎在往岩石間尋找著什麼。看起來他應該是阿啾牠們工地的工人,於是我上前攀談。原住民朋友說,他在找海瓜子,之後可以醃來吃。海瓜子?不是在澎湖挖的那種嗎?那應該在沙子裡啊怎麼會在岩石間找呢?滿腹疑問,於是我跟著他一起找他口中的海瓜子。後來才知道,原來他要找的是一種小型的貝類,會附著在潮間帶的岩石上,原住民朋友的眼力很好,我都要看很久才能找到一隻。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09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10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11  
最後一天,與原住民捧優一起找海瓜子,也是到今天才知道海灘上有海瓜子。

  結束尋找海瓜子之旅,爬上小坡回到海或,真的是時候該走了。

  和曹爺握了握手,謝謝他,他說沒什麼。接著和 Kulo 道別,他幫我提了其中一箱行李,跟著我一起從晾衣場那裡走上台 11 線,幫我把行李放上機車。Kulo 說,他不習慣說太多話,我瞭解,我也沒有說太多。一句謝謝照顧,Kulo 說彼此彼此。跨上 RS,繞過安全島,一路往南下去。

  在正式南下之前,特地去拜訪一下前一天收我為徒的阿凡。阿凡住的地方很不凡,還是 Kulo 跟我說辨識方式,不然我應該根本找不到。撩起了橫在門口的長鐵鍊,走上像是通往荒山野領的斜坡,阿凡家就在這上面。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12  
一邊走上坡的時候還是很懷疑,這裡真的有住人嗎?

  和阿凡聊聊天,喝完他泡的兩杯咖啡,重新跨上機車,開始新的旅程。花蓮海或之旅,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了,短短的兩個星期,卻給我許多啟發,感謝海或、感謝 Kulo,感謝所有在海或遇到的人,也要感謝最初介紹我來此的圓滾滾。我會永遠記得這段特別的日子,也會把海或精神盡量留在心裡,不讓它輕易被塵世喧囂給蒙蓋。

  南下途中,在長濱附近看到一位走路環島的勇士。本想說自己在趕路就不理會他了,但從他身邊呼嘯而過之後兩三公里,怎麼也拗不過心裡那股衝動,只好又折回頭和這位兄弟聊聊天。

  這位兄弟叫做「小凃」,是個熱情爽朗的年輕人,跟我差不多的年紀,他跟前幾天在關山遇到的那位果然是一夥的,關山那位叫做「任傑」,名字就兩個字,簡潔有力。我送小凃一包曹爺給我帶上路的餅乾,因為海線補給不易,這一路南下騎來實在是更驗證了這件事情,幸好當初我們環島時是走山線;客氣的小凃回送我一張他在綠島買的明信片。開心聊天聊了約莫半小時,我們互相留了電話,然後繼續前往彼此各自的終點。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26  
走路環島的勇士 - 小凃。不曉得他們事前規劃行程的時候,這裡的環島記錄有沒有幫助到他們呢?

  經過四個小時邊騎車邊拍照的奮戰,才終於抵達位於台 11 線 150 公里處附近的 PASA 農舍,Fi 小姐在農舍外迎接我。

  在農舍的碎石子地上停好車才發現,眼前是一片叢林啊!!而叢林之中竟然有個廚房,十分特別。老闆不在,除了 Fi 小姐以外的另外三個小幫手都在廚房裡 - 分別是來自香港的阿明、南台的淑淑和東吳的蛋頭,相處起來感覺都是不錯的人,他們之後的曝光率會很高,所以這裡就先不作特別的介紹了。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28  
PASA 農舍在叢林裡的廚房,酷!這裡的小幫手有很多人!

  雖然 Fi 小姐有先跟我說,這裡的廚房環境不算太乾淨,但在海或那種粗曠的環境待了半個月,這裡怎麼看都十分乾淨啊哈哈哈!房間也根本是高級飯店吧!
20121230to20130131_PASA027  
根本是高級飯店的房間啊!我好久沒見到床墊了。

  未來在此地半個月的生活即將展開,衷心希望一切順利!

D.M. 2013.01.16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