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起點,總是從小佳人開始的。小惠姊還是一點都沒變,總匯蛋餅還是一樣俗擱大碗。面對失意的條子,小惠姊一句「不是 98% 都考得上嗎?」更顯得殘酷。不過這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充滿預料不到的意外,就像要是沒有在雄中前那場差點發生的軍紀案件,這趟旅行也就少了一點色彩和樂趣可言了。

  好在我們還是都平安地上路了,即使下了國道宣佑說我們這車在高速公路上又差點被撞,但最後總是毫髮無傷地接到了東港小霸王。

  一路向南的屏鵝公路,客運搭過、機車騎過、雙腳走過,這是第一次開著自家的車前往,是一番新鮮的體驗。也許是說屁話時間就會過得特快,最後竟然比預定的早一個小時抵達民宿了。看著赤炎炎的日頭和似乎有點蒸騰的柏油路面,先窩進房間把冷氣開到最低溫躺在床上確實是個誘人又實際的選擇。這種天氣怎麼有人好意思說因為有颱風而爽約不來?

    就像前面說過的,人生總是充滿意外。「這天花板好漂亮喔!」接在八腳這句話之後不到五分鐘的是-破碎的聲音、灑在阿胖身上的白色碎片、還有吊在漂亮天花板上缺了一角的藝術燈罩,徐健銘拿著枕頭在傻笑。這件事來得太突兀,除了狂笑一時之間還真想不到該做何反應。

  掃完碎片,還沒決定到底要當砍倒櫻桃樹的華盛頓還是當個無良條子,午餐時間到了。先吃飯吧,畢竟華盛頓坦承砍倒樹時手上都還有個斧頭,我們不吃飽點多點力氣是不行的。

  來到耳聞已久的迪迪小吃,這家店不但只能前一天預約,用餐還有限時段勒!不過龜毛是有代價的,果然物有所值。每人 330 元就吃得爽又飽,餐點品質在墾丁大街區來說算是很高的,下次來也還會想再吃。

  下午是這次墾丁之旅的重點-衝浪課程,不得不說真多虧郭勳的提議才有這項行程,雖然郭勳報名了最後又不來墾丁,但說起來還是多少有點貢獻。阿飛和他快樂的夥伴們都是盡職的好教練,不枉費花了 1300 元的報名費。想花 500 元租板在旁邊偷學的沈大為等四個人一下就被看穿陰謀了,但最後還是都玩得很盡興。最聰明的人還是要算徐健銘,一毛錢也沒花就玩到衝浪了。

  結束了被海浪痛毆、被粗砂擦破皮、在海中翻滾疲憊又充滿習得新技能成就感的下午,回到民宿沖洗兼耍廢,躺在床上看到天花板才想起燈泡的事情竟然被我們忘得一乾二淨了,果真是一群不知罪惡感為何物的人們。

  晚餐決定在房間的九人各出一百,以三百的滷味加上三百的鹹酥雞再加上三百的飲料解決。外頭正下著暴雨,下午飄來的烏雲發威了。四名勇士坐上宣佑的車,踏上了採買的征途。

  不知道是什麼噱頭,下雨的大街上充滿了五星旗,倒沒聽說墾丁大街何時被中共統治了!身為一個專業的政戰文書,我認為這一定是心戰策略。經過南卡威,就是那間有人妖又總是用一些歡呼音效吸引客人的 pub,看到一些人拉著布條,才瞭解原來大家是在捧陳雲林的 LP,還聽到旁邊某個拉布條的工作人員理直氣壯地解釋陳先生的到來能夠促進經濟,不過說實在的除了交通管制和擾民之外,我感受不太到所謂的經濟效益,也許對於大陸觀光客來說比較有影響吧。

  吃完九百元的晚餐,很明顯地,我們覺得更餓了。窩在房裡看一部狗片,待雨勢小些,大家再度走上大街各自填飽不滿足的胃。八腳完成心願刺了個可以維持十天的刺青;阿胖一直亂丟垃圾;是說木瓜奶阿姨比木瓜奶姊姊還優吧,至少年輕時應該是,而且飲料還比較便宜…打破燈罩就算了竟然還辜負了我們的一心期待,果然條子和軍人都一樣說話不太可信。

  回到民宿洗完澡,不知是因為衝浪還是身為一個每日十點就寢的軍人緣故,強烈疲憊感襲來,倒在床上就幾乎要昏迷了。

  再度醒來,已是隔日,關掉八點的鬧鐘,看到大家都還在睡,我也決定繼續裝死。直到被施昀廷彈了一下腳底,瞬間就清醒了,不愧是要成為中醫的男人,肯定是學會了一些什麼妖術吧!之後濕濕大師和徐健銘更PK起了瑜珈,結果很明顯是大濕獲勝,不過在過程中濕濕大師的腳差點踢壞另外一個燈罩。

  在拐么草草解決早餐,阿胖說這是他第一次吃大亨堡,身為一個一年之中已經投資拐么超過一萬元的股東,對於這種事情簡直就跟聽到有人小時候沒看過神奇寶貝一樣令人吃驚。回民宿收完行李,迅速開完作戰會議,決定先去後壁湖吃完有名的生魚片再往恆春前進踏上歸程。

  沈大為的 IPHONE 導航就像他的為人一樣,讓我們一度迷失了方向,幸好它在事後還有最後回高雄時發揮了功用,將功贖罪。

  後壁湖的生魚片果如傳聞中的便宜又好吃,100 元 20 片、200 元 40 片,在港邊用街友 style 速度解決了兩份生魚片,往即將熄燈結束營業的白沙灣前進。白沙灣 Bar賣的酒類很便宜,但是普通飲料都世界貴,這邊即將拆除,我們在最後一天光臨也算是一種緣份,八腳跟店員妹妹要了一根「墾管處到底怎麼了」的抗議旗幟當作紀念。

  返程的路上在每來墾丁必吃的小杜包子用餐,小杜包子真是愈做愈大了,午後依然大排長龍,二樓還有用餐區和免費的手足球檯跟一些遊戲機可以打發等待時間,手足球玩到都流汗了,實在是一門非常有學問的遊戲。

  吃完包子後直接殺到對面的賽車場開小賽車,上次開已經是高中的事情了吧。不過沈大為事後表示這是他玩過最難玩的卡丁車,聽健銘說老闆還一直在那邊用擴音器警告我那台不要亂開警告三次,我覺得我明明就開得很好,還好從軍一年已經差不多到了可以對別人的靠盃充耳不聞的無恥境地,倒也無所謂。

  最後三台車各自駛上歸途,我們這台最後開進了四週都被工廠包圍的地方,果然是一步錯、步步錯,一開始一直亂報路的大為 IPHONE 導航王,最後還是救了我們,阿彌陀佛,平安結束這次的旅程。

  繼高一第一次班遊第一次造訪這片國境之南的土地之後,墾丁成了幾乎每年都要來的度假後院,可能是因為這次有嘗試新的遊戲,再次覺得這裡還是充滿新鮮感的。不過這次出來玩,大家都已經不再是當年無憂無慮的學生了。施昀廷變成了教國中女生生物的濕濕老師、我和阿胖進入了史上最腦殘的團體之一還債、條子還要再努力一年成為一個可以幫我們銷罰單的人民褓姆、菸酒生們開始了面臨畢業壓力的第二年、色胚再一年也要當住院醫師了吧。也許就像八腳說的這是近期最後一次高中同學出來旅遊了,也或許不是,明年的各位會在哪裡,讓我們試著明年再見一次吧。

DreaMa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